李永恒:放疗科的“老好人”

寻访中国顶尖医疗团队——

本期人物: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放疗科副主任医师 李永恒(系列报道7)

1 病人满怀感激地对他说

“李大夫,您耐心真好,听您这么一说,我这颗心啊,终于踏实了!”

2 同事看到他又加班画靶区时劝他

“永恒,你精力太充沛了,不过该歇也得歇会儿,工作是干不完的!”

3 领导放心地把最难啃的骨头交给他

“小李,有个医疗纠纷,家属意见很大,你负责落实协调一下。”

4 妻子难免会抱怨他

“你天天除了工作,还知道什么?地球离了你就不能转了!”

他忙碌的身影总在各个科室穿梭,被人调侃为“李氏凌波微步”。他总是在和病人交流、谈话时因说话太多被同事笑话“口吐白沫”。他不必去健身房,因为他每天上班都在不停地健走。

他,是谁呢?

他,就是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放疗科副主任李永恒,人称“肿瘤医院院总”。因为他做院总时间之长无可匹敌,在全院各个科室都能看到他来去匆匆的身影。

李永恒擅长腹部肿瘤的放疗与综合疗,目前还参与了北肿的“软组织与腹膜后肿瘤中心”、消化道肿瘤MDT、疼痛与症状控制MDT等多个肿瘤多学科协作团队。


有希望就决不放弃

1.难题:术后放疗,不怕血管怕肠管

一个30岁出头的女人在诊室里,对着李永恒抹泪,她丈夫在今年六月份,在当地医院被诊断为低中度恶性腹膜后肿瘤,之后在北京一家三甲综合医院做了手术。然而,目前对于腹膜后肿瘤而言,大多数医院手术仍然以“局部切除”为主,这样很容易复发。据统计,腹膜后肿瘤第一次复发概率为30%~50%,而一旦复发,第二次、第三次的复发几乎就是100%了,严重威胁病人生命。这也是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郝纯毅主任团队成立“软组织与腹膜后肿瘤中心”的原因之一。

为了尽量避免复发,郝纯毅主任认为,腹膜后肿瘤不能仅仅满足于简简单单的“局部切除”,而应该“扩大切除”,他提出腹膜后肿瘤第一次手术的“联合脏器切除”的理念,比如,肿瘤侵犯了肾,就要切除部分肾,如果侵及结肠,就把那部分结肠切除,这样,可以大大降低局部复发率。

很显然,这个病人在外院接受的是保守的“局部切除”术,术后,大夫推荐到肿瘤医院放疗,病人找到了李永恒。一看片子,一道腹膜后肿瘤术后放疗的难题就摆在了李永恒面前。

2.改进:将术后放疗移到术前或术中做

这么多年,李永恒所在的放疗科,腹膜后肿瘤的术后放疗的病例屈指可数。病例少,相关经验积累和研究也少,最大的困难在于——肿瘤生长后会将周围脏器比如肾脏、胃、结肠、大肠、小肠肠管等都挤到一旁,当切除以后,之前被挤到周边的脏器又会回归到原位。


术后放疗照射的位置是之前肿瘤生长的位置,也叫瘤床。此时,矛盾就来了!回归到瘤床位置的结肠、大肠、小肠、肾脏等脏器通常对放疗的照射耐受剂量只有40~45GY,超过这个剂量,就会造成放射性损伤,比如放射性出血、溃疡甚至穿孔,而软组织肉瘤及腹膜后肿瘤的术后的放射剂量最少也要达到50~60GY,也就是说,能杀死软组织肉瘤的放射剂量已经超过了小肠、结肠的耐受量。

术后放疗本身是为了降低术后复发率的一种辅助治疗手段,但在这样的情况下,放疗无疑会损伤小肠和结肠,而且还不能保证以后不复发。“这种治疗我们是没办法接受的!”李永恒坚定地说,“利还没有看到,但弊已经产生了,主要就是因为腹膜后肿瘤的术后放疗很被动——不怕血管怕肠管。外科手术中怕血管粘连,处理不好会出现大出血,而血管对放疗的耐受剂量能达到60~70GY,不怕受损伤,但肠管的耐受量只有40~45GY,对于肿瘤的杀伤能力只能部分杀伤,不能达到根治的作用。”

李永恒将这个病例的放疗问题提请了软组织与腹膜后肿瘤中心,并根据搜集、积累的为数很少的相关材料总结出来的经验提出了自己的改进思路——要么随诊观察,一旦发现肿瘤复发,可再次手术配合术中放疗,这也是目前肿瘤治疗中提倡的精准医疗;要么将术后的放疗移到术前来做,既能减少放疗对正常组织的损伤,又能更加针对性地杀伤肿瘤,同时术前肿瘤对放射线的敏感性更高,放疗的效果也更明显。这样的思路得到了团队的认可和支持。

3.决不放弃

“你先别难过!这也就是个概率问题。也许你爱人局部切除之后不会再复发,即便复发了,我们中心也反复讨论和确定了治疗方案,尽量做到根治。”李永恒对眼前这个无助的妻子耐心地劝说着,虽然他心里明白,这些话更多是一种安慰,但是,只要有一丝希望,他也决不会放弃这个病人。


享受助人之乐

1.与放疗无关的病例,一路跟到底

“肿瘤这样侵犯到盆腔外缘的情况真的很少见!”李永恒看着影像科刚出的CT,自言自语着。

这是一个被北京肿瘤医院诊断为不典型的腹膜后肿瘤的病人,诊断结果倾向于低度恶性或者良性肿瘤。“离奇的是,不仅盆腔内有肿块,紧邻盆腔的边缘也有一处,这对于腹膜后肿瘤生长轨迹来说,太少见了!”李永恒再仔细追诉病史,这才了解到,病人二十年前受过一次外伤,当时腹部大出血,后来经过治疗,外伤症状消退了。但后来一直没有再做更细致的腹部内的检查。

多年来,病人一直有腹胀、便秘和泌尿系统的问题,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他终于还是经不住这些毛病的困扰,直到来医院检查,这才发现“元凶”原来是腹部盆腔里的一个大肿块压迫了周围的肠管和泌尿系统。

“会不会是一个血肿?”李永恒将影像报告和病史两相对照,最终在病人腹部的一个很小的静动脉处发现了一个很小的出血点。

不再迟疑,他当即找到郝纯毅主任,将病例提请软组织与腹膜后肿瘤中心进行讨论。郝主任说,没关系,那我们就去B超室做个穿刺,如果确实是血肿,就更好处理了!果然不出所料,穿刺中,一下子抽出了很陈旧的血,证明是血肿。但因为二十多年了,血块比较粘稠,无法继续抽出更多。经过讨论,他们决定放两根引流管,一根向里面灌注生理盐水以化血肿,同时另一根往外抽吸。

一周以后,血肿小了很多,最后残留的一点淤积时间过长的血块,又使用了心外科用来去除病人血栓的尿激酶来融化。病人也因此避免了一个不必要的开腹探查的大手术。“如果当时真的根据肿块的位置做了手术,很可能会伤到坐骨神经。”李永恒释然地笑道。


我问他,病人后来进B超室做穿刺本来和你这边应该也没有关系了,你还一路这么尽心地跟着干嘛?他淡淡一笑,说:“我享受这种帮助病人的感觉。”

李永恒乐于助人,不仅是对病人。

同事临时有事不能值班,找李永恒。

师弟师妹遇到难题无法解决,找李永恒。

上面检查任务繁琐不好处理,找李永恒。

与兄弟科室及外院科室协调共商,找李永恒。

放疗科最忙的人是他,

最离不开的人是他,

最好说话的人也是他,

他是科里同事们公认的“老好人”!

2.累,但踏实!

他就像个陀螺,总是连轴转,默默付出,不图回报。

有时候,同事也会问:“这么忙,你不累吗?”

累,怎么不累?回到家有时候坐着都能睡着,“但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心里踏实。”这是他的回答。

平凡,却耐人寻味。


医生要做到‘总是去安慰’

1.医生的8小时!病人的24小时!

每周三上午是李永恒的常规门诊,病人太多,以至于总是“交通堵塞”。

新病人总会问:“大夫,能不能让我早点放疗?”

不用李永恒回答,旁边的老病人总会接口:“找李主任看你就放心吧,他不会耽误时间的。”

李永恒的病人从定位到开始放疗的时间快,这是公认的,有时候甚至只间隔一两天病人就上机了。负责复位的技术员经常感叹:“李哥真是拼命三郎。”他将这样赶流程的时间压力揽到自己身上,也连带加到了整个放疗科的每个环节的同事身上。偶尔也会招来同事的一点小埋怨,他总是抱歉一笑,但依然“我行我素坚决不改”。时间长了,大家也都表示了理解。他的快,绝不是为了自己私利,而是为了病人,因为他速度虽快,但质量绝不差,不管是哪个环节,他都一丝不苟、认真负责;他的快,更源于自己私底下的加班。


他常常和手下的大夫说,你只有真正站在患者角度考虑,才会这么着急,我完全可以按照医院本来的流程不紧不慢进行治疗,但是,病人等不及!

对我们来说,等待一天不过是8小时工作日,但对病人和家属来说,等待一天是24小时的煎熬!

大家现在都说医疗环境差,医患关系紧张,其实我觉得,并没有这么差。我觉得绝大多数病人和家属都能理解并积极配合医生,有些可能由于沟通不畅或者说我们确实有没做到位的地方,当然也有极少数是病人或家属自身素质的问题,出现了医患矛盾。但我们首先不是去发牢骚,而是要问自己:是我们哪里做得不对?然后积极面对并改善,相信绝大多数问题是能够妥善解决的。

2.患者专线

李永恒平时随身携带着两个手机,其中一个是他为患者专门准备的。

“我一周就出半天的门诊,平时我得去病房,去定位、复位、画靶区,科里一些事务性工作还要处理,还有几个MDT要参加,有时候还要出去开会,放疗科又大,病人来来回回,找不到大夫的时候,他就会着急,情绪不稳,就容易和别人发生冲突。”李永恒调皮一笑:“所以,每一个病人在开始放疗前我都会把电话告诉他,他有问题就能随时联系上我,我给他答复了,问题就解决了,也就避免了很多医患矛盾。其实,很多时候,患者只是需要更多和医生交流沟通的机会。我们医生也应该多想想这方面的办法。”


医生要做到‘总是去安慰’

李永恒微信上的个性签名是美国医生特鲁多的铭言——“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他为人热情,待人真诚,朋友众多,有人和李永恒开玩笑:你学医,太浪费了!大家都觉得你更适合下海开公司、做老板、赚大钱!

面对这些议论,认真的也好,调侃的也罢,李永恒坦言:“我也不是没有犹豫过,但真正静下心来,扪心自问,我是真的喜欢当医生,真的喜欢帮助别人,那种帮助了病人而获得的内心愉悦感是其他工作都替代不了的。所以不管怎样,我知道自己以后都会在这条路上坚持走下去。我也相信,在中国,医生这个职业,迟早能回归到它的本原,得到本应有的社会尊重和待遇。”


医生档案

李永恒

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放疗科副主任。

兵器谱认证

软组织与腹膜后肿瘤放疗和综合治疗。

出诊时间

每周三上午

简介 

2002年获得北京大学医学临床医学学士学位,2008年获得北京大学肿瘤学(放射治疗)博士学位,毕业后留院从事放射肿瘤临床医疗、教学和科研工作。发表10余篇相关专业论文、译文和综述。研究方向为消化道肿瘤、泌尿系肿瘤,淋巴瘤的精确放疗。主要临床研究课题:直肠癌术前放化疗,胃癌术前放化疗、结直肠癌肝转移立体定向放疗等。研究成果先后在2014年ASCO,2015年国际胃癌大会,2015年ASTRO大会Poster展示。

现任北京医学会放疗专业委员会青委,CSCO黑色素瘤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DRGs论证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中华临床医师杂志(电子版)》编委。北京消化道肿瘤多学科协作组,北京泌尿系肿瘤多学科协作组、北京后腹膜软组织肉瘤协作组成员。

Responsive image

北京赛车pk10公司 京ICP备13038145号-1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定路39号长新大厦6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