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龙:纯粹于最复杂的“孙氏手术”

 第一次领命主刀“孙氏手术”,病人竟然就是“孙氏手术”创始人孙立忠主任的一位亲戚!

4年前,当安贞医院心外科王晓龙听到领导当着亲属的面对自己说“你把这个病人的手术做了”时,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更让他压力陡增的是,孙立忠主任安排完手术就离开了手术室,压根没打算给他站台指导。

好在之前王晓龙一直跟随孙立忠主任上台学习、做助手,止血、游离工作已经比较熟练。这次被领导和患者充分信任的“第一例”手术十分顺利,如今王晓龙一年主刀完成的200多例心脏手术中,半数均为主动脉夹层手术。


这样的手上活,我喜欢干点儿!

“我琢磨过演讲这个事儿,真是天赋秉性。我就是不太善于言辞,只想干点不用开口说话的手上活儿。”王晓龙自嘲着,略带点幽默感。我和他开玩笑——那您应该最喜欢的就是做手术了,不说话,只干活儿。他频频点头。

王晓龙从医可谓“根正苗红”,出生于北京一个标准的医学世家,从父母到亲戚,家人大多是医生。高考时,也许是青春时代的小叛逆,王晓龙想做点不一样的事情,却拗不过家人,最终还是学了医。1995年大学毕业,两年的医学生轮转期间,家人再次给他做出规划——普外科、骨科、泌尿科等,任选一个。这次,他没听家人的建议,自己做了选择。“我当时就想来挑战一下难度大的心外科,不是每个人都能被选上的。”

1997年,王晓龙正式定格在心外科系统,至今已经17个年头。17年间,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安贞医院心外科的临床工作,即使读研期间也一直坚持做临床,即使2005年底到2007年前往德国柏林心脏中心进修,他也多次努力,申请行医许可证,在当地上台做手术。“这样的手上活儿,我喜欢干点儿!”说这句话时,王晓龙还有点青涩的羞赧。

从住院医师到住院总医师,从先心病、换瓣手术到主动脉手术,一路成长,虽然默默无闻,辛苦劳累,但王晓龙还是干得有滋有味。直到2009年孙立忠主任被引进安贞医院心外科后,王晓龙开始接触到当时在中国乃至世界都很少见的主动脉手术以及相当凶险的主动脉夹层手术。

“做一台孙氏手术,大约等于做两台搭桥或者换瓣手术,需要约八个小时。如果早上八点钟进去,最早下午四、五点钟才能出来。”王晓龙说。目前,主动脉手术大约占整个大血管中心手术的百分之五十以上。

这位“不喜欢多说话,只想做点手上活儿”的大夫,上了手术台,果然言语不多,惜字如金——“现在停跳液排气吧!”这边,手上的管子正对着左冠状动脉口准备灌注,就听他自言自语了一句标准的京片子——“走起!”注射液顺顺当当地进入了注射口。我心里偷着乐,这个大夫真可爱!就说俩字,还是为了配合手上的活儿的!

再听到的,就是一系列的手术中不得不说的程序——劳驾,把床头摇高一点;给一个4*12的牵引线;血管选24的吧……

就像平日与人交往时没有多余寒暄的旁枝末节一样,他只专注于主要话题,手术台上的王晓龙,也是这样纯粹地专注于手术环节。也许只有这样的单纯心境,才能这样简约而不简单地完成世界闻名、复杂度极高的“孙氏手术”。


这样的信任,让我奋不顾身

并不是每次“孙氏手术”都像第一次那么顺利,至今让王晓龙记忆犹新的一个“不顺利”的病人是因为主动脉后壁出血,这是目前尚无法在手术中及时发现和有效缝合的难点,且术后很难处理。

手术后第二天——一个周六的早晨,王晓龙接到紧急电话,病人出血厉害,需要立即抢救。他以最快速度赶到病人身边,经过诊断——主动脉后壁出血。这是一个隐匿性的位置,只能看见后壁往上面涌血。病人被再次推进手术室,王晓龙再次尝试做缝合。

当天下午两点钟左右,离上午刚缝合的时间仅仅相差3个小时,病人又因出血生命危急,三进手术室。这次,王晓龙不敢轻易缝合了,他给孙立忠打了个电话,询问处理方法,孙立忠建议目前只能尝试缝合。这个周六的一天,王晓龙就这样度过了。

安然一夜后,第二天的周日早上,王晓龙无可奈何地又一次“配合”这个病人重演了一遍主动脉后壁出血缝合的紧急剧情。历时三天,病人四进手术室。辛劳之余,却让王晓龙收获了难得的感动——病人家属的理解和信赖。

“他们面对这样的情况,没有向我抱怨一句、争吵一句,更没有像现在沸沸扬扬的伤医事件中辱骂医生、甚至殴打医生!每次,他们除了不忘说的‘谢谢您’,就是一句让我觉得分量太重的生命相托——‘我们就指望您了’!我当时心里特别感动,也特别受鼓舞!就觉得自己不尽力帮他们把亲人留住,实在无颜以对。”

最终,病人预后很好。王晓龙说,“其实,是家属的信任、理解和包容,为亲人赢得了生命的机会。这家人并不富裕,就是一户普通的农家。但是这样的态度,让我奋不顾身!””虽然平时习惯于内敛,话语不多,只想默默干活儿,但王晓龙内心也是敏感细致的,“谢谢您”,“我们就指望您了!”,为了短短两句话、仅仅十个字,王晓龙奋不顾身!

也许,不太喜欢说话的人,上帝给了他们更多的感受周围人、事、物的时间,也给了他们更多思考的时间。此后一有空,王晓龙就冥思苦想“主动脉后壁出血”这个要命的问题。经过摸索,目前已经有了一些对症的改善方式——应用“包裹分流”缓解主动脉后壁出血。主动脉后壁本身的血流不能分流,如果在手术中将横窦缝紧、包裹更深一些后,绝大多数主动脉后壁血流都能分流到人体的右心房,此时后壁渗出的血液就进入了心脏正常的循环系统,不会对心脏功能产生任何影响,渗血口一般也能在分流的短期时间内慢慢凝固自行止血。“这样的出血造成的危险就会少很多。目前,这种改良方式对于后壁渗血有很好的效果,但对于后壁出血量过大的情况仍然无法应对。”王晓龙说。

医学的进步,需要医患的共同存在和相互依赖,在很多未知的黑暗道路上,携手探行。在这条路上,病人承受着疾病的痛苦和折磨,而医生也负荷着诊断治疗时的身心疲惫。医患关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生死相依、性命相托的重量。没有了互相的尊重和理解,没有了彼此的包容和信赖,原本就显得困难重重的漫漫长路,会越发的难行难走。唯有我们每个人都意识到、去敬重、去珍惜这份难得的医患之缘,病人的求生渴求才能获得机会,医生“治病救人”的天职也才能得以保障和履行。


这样的成就感,让我全情投入!

刚上手术台的病人,心脏发生了破裂,心包腔里出血,王晓龙刚打开胸腔,心包里的血“哗、哗、哗”地向外涌,这样的凶险症状在安贞医院心外科的急诊病人中,为数不少。“但是只要病人的血压、心率可以维持,医生就能尽可能抢救。最怕的,就是心率、血压都没了!”有一次,王晓龙就接到了一个这样的病人。当时,麻醉师都有点慌了,赶紧找来一位同行,一起抢救,助手赶紧心脏按压、消毒,及时游离股动脉,王晓龙以最快的速度建立体外循环,将升主动脉阻断,最终病人得以抢救成功。

“这个很凶险,必须在最快时间内完成体外循环。”王晓龙心有余悸,平时半个小时左右的麻醉工作,这次也仅仅用了10分钟。王晓龙印象中,救活过两个这样的病人。

“我不敢休年假!”王晓龙直言,“因为病人的情况太凶险复杂!” 很多疾病的术后,只要病人配合休养,大多不会出现太多意外。但是,心脏病病人术后仍然可能因为任何一个小问题引发心脏骤停,导致死亡。比如低钾。一旦骤停,复苏很困难,而且直接影响预后。因此,王晓龙对于自己的每一个术后病人,从来不分上班、下班、周末,亲自跟进监护。自从工作以来,这么多年王晓龙几乎没有假期,不论是节假日、还是劳动法规定的年假,更不用说周末了。他一直是这样,不善言辞,只顾着手头上的活儿!

妻子临产那天,在一楼的妇产科艰难生产,王晓龙仍然马不停蹄地奋战在二楼的心外科手术台前;妻子做月子,王晓龙几乎一天都没有照应上;儿子上学了,因为没法天天接送,只能从小学就开始寄宿;儿子今年上初一了,王晓龙感慨一句——“他自立性可强了!……没办法……”

经年累积的压力和辛劳,让刚过不惑之年的他原来一头蓬松茂密的头发只剩稀稀拉拉,有同事安慰说——头发少了没事儿,这样就不容易变白了!王晓龙只能无奈地说——您这儿说得也不对,我还没到五十岁,不但头发少了,也变白了!

不仅如此,近年来,王晓龙还被诊断出高血压,一直吃着药。这也印证了心外科一直流行的一句话——病人的血压一低,大夫的血压就高了。病人太多了,王晓龙的血压也就“练”高了!

但是,王晓龙还是能从中咀嚼出另一种甜蜜的滋味——“虽然我们的薪水不是最高的,同学聚会上那些当老板的同学都比我有钱。但是看着病人最后能顺利出院,成就感还是比较强的!我自己也在其中得到了充分的成长,越干越觉得有的干,这个成长的机会也不是人人都有的!那些当老板的同学都挺敬重我们当医生的!这样的成就感,让我全情投入!”


医生档案

王晓龙

北京安贞医院心外一科副主任

擅长

主动脉疾病、冠心病、瓣膜病、成人先心病的外科诊治

兵器谱认证

大血管疾病的外科治疗

出诊时间

周三下午专家门诊

简历

王晓龙,1995年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医学硕士,北京安贞医院心外一科副主任,中华医学会心血管外科分会和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分会会员。师从我国著名心脏外科专家周其文及孙立忠教授。2005年--2007年在德国柏林心脏中心进修学习。从事心脏外科工作18年,年完成各类心脏手术400余例。在主动脉疾病、冠心病、瓣膜病、成人先心病的外科诊治方面均有一定造诣;在国内外各类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20余篇,参与了《主动脉外科学》和《现代心脏外科治疗学》的编写工作;主持并参与了多项国家级和省部级课题的研究,曾入选北京市委组织部优秀人才,并获得北京市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Responsive image

北京赛车pk10公司 京ICP备13038145号-1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定路39号长新大厦6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