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力伟:在“生命禁区”创造奇迹的神经外科专家

寻访中国顶尖医疗团队——

本期人物:北京天坛医院副院长  张 力 伟

人体最复杂、最神秘的部位在哪里? 大脑! 在这个区域动手术,对于医生来说,永远都是一次穿越生死的挑战。

在大脑深处,俯卧在颅底表面,有个比拇指稍大的器官叫做脑干,它几乎管辖着生命的一切,如呼吸、心跳、意识等。相比较大脑其他部位,脑干因其特殊的解剖位置和重要的生理功能,长期以来被称为脑部手术的“禁区”、“无人区”。

在脑干上“动刀”,不仅要求医生要有丰富的临床经验,扎实的解剖知识与显微外科操作技术,还要有顽强的意志和耐心,稍有闪失,患者将失去感觉、意识,甚至呼吸。

在堪称中国神经外科“航空母舰”的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有这样一位治疗颅底、脑干肿瘤的专家,他不仅带领团队一次次成功摘除高难度罕见颅底、脑干肿瘤,更重要的是,他对于脑干胶质瘤的基础研究,被称为神经外科史上关于脑干胶质瘤最重要的发现之一,让无数失去信心的患者再次见到希望。他就是北京天坛医院副院长,国家神经系统疾病临床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分会候任会长、博士生导师 张力伟教授 。


十年磨砺
终结科研硕果

2014年6月1日,在国内各主要媒体上,都刊发了这样一条消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副院长、神经外科张力伟教授与美国杜克大学阎海教授联合,在国际上首次发现脑干胶质瘤中存在特异的基因突变,报告发表在世界顶级的学术期刊《Nature Genetics》(自然遗传)上,影响因子高达30多分,此项研究也被称为 “世界神经外科领域关于脑干肿瘤中最重要的发现之一” ,业内无不为此振奋。

这一年,

距离张力伟教授正式从事脑干肿瘤临床与基础研究领域整整10年。只有他和他的研究团队知道,这是怎样艰苦的10年。

2004年,时任神经外科主任医师的张力伟,被他的恩师、我国神经外科创始人之一王忠诚院士“钦点”,就任颅底、脑干病区主任。

而张力伟坦言,之前他恰恰没有把脑干肿瘤病区作为自己的首选。“难,压力大,手术效果还不好!”他直言不讳,这其实正是当时脑干肿瘤诊疗的状态。

有多难?

尽管显微神经外科技术日臻成熟,但迄今为止颅底脑干手术仍是神经外科界公认难度最大的领域,复杂程度一般人难以想象:这里密布着全身重要的神经传导束和神经核团,从点到面每块组织都有重要的神经功能,供应人体脑部血液循环最重要的4个主要血管中的2条“椎基动脉系统”大部分支配脑干血液供应。而脑干肿瘤经常与脑干组织、神经血管紧密粘连,手术空间往往只是分毫之间。一旦手术中稍有不慎,呼吸心跳停止,或术后变成植物人的病例屡见不鲜。

这也是为什么在100多年现代神经外科历史中,在大脑相关疾病领域的手术有了巨大发展的情况下,脑干肿瘤却在将近六七十年是没有任何变化的——因为无人敢动。

这意味着,即使医生付出了巨大的精力,奉献了全部的手术技能,结局也未必能如人所愿。胶质瘤是恶性肿瘤,被不少人称为“脑癌”。张力伟当时常常要面对这样的无奈:不少患者做完手术后没几年就没了;有的病人做完手术后,肿瘤虽然没了,却出现了严重的神经功能障碍。那时他真的是“压力山大”。

“那时虽然每天上下班都要去查房,每天手术结束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可是到家后一听到来自医院的电话铃声,心里还是不免紧张,第一反应就是:是不是病人术后有什么事?病情变化加重了?血压有时突然就上来了。”张力伟回忆说,有时就连管床的年轻大夫都没信心了,也有主任劝他说,要不我们缓缓吧,别做了?更有好心的同事劝他“聪明”一点:多做点难度低效果好的手术不是更“风光”吗?何必总要跟自己较劲呢?

90年代王忠诚指导张力伟研究显微解剖(资料图)

怎么才能走出这条死胡同?

面对专业上的彷徨,张力伟将内心的苦恼向老师倾述。恩师王忠诚院士提示他,脑干胶质瘤单单通过外科手术,目前看效果并不好,经常是切了再长,再长再切。对于这样复杂的疾病外科医生不要只想手术一条路,要将临床上的困惑通过相关基础研究得以解决,基础研究一定要跟上。老人家甚至诚恳地说,“如果能通过其他手段解决脑干胶质瘤的难题,外科大夫即使失业了,我也很高兴!因为能给病人带来很好的结果。”

2004年,在王忠诚院士的关心和指导下,张力伟开始集中精力关注脑干胶质瘤的相关研究:能不能通过临床上发现的一些问题,探究背后的因果关系?

每年,张力伟要做200多例颅底、脑干肿瘤手术,绝大多数是疑难复杂病例,大量的临床实践,让他不断发现了病魔更多的疑似“习性”。

比如,胶质瘤可以在大脑的任何一个部位生长,但同样是放疗化疗,为何大脑半球的效果远远好于脑干?小孩和成人胶质瘤有何不同?大脑和脑干又有什么不同?

10年里,无数次失败,失去方向,或处于停滞状态……终于,PPM1D基因的发现,为脑干胶质瘤的后续治疗打开了一扇窗,令整个业界振奋。

这份研究报告中,他和阎海教授首次指出了在脑干胶质瘤中存在着特异性PPM1D基因突变,且它只存在于脑干胶质瘤中。它的突变证实了为什么放化疗对脑干效果不好。这项研究的意义在于,一旦检测出患者脑干胶质瘤中有这种基因突变,就可能找到脑干胶质瘤的特异性治疗靶点,未来可以进行药物研发并开展特异性靶向治疗,最理想的甚至可以通过肿瘤的分子分型,进行精准治疗,使部分病人将来能达到治愈的效果!从而为脑癌患者带来生的希望!

6月1日是文章正式发表的日子。5月30日,他提前收到了美国那边的通知。当时的心情,他至今难忘。“激动,但很复杂。”张力伟说,当时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个人默默坐了很久。

第二天一大早,张力伟来到医院神经外科研究所,站在王忠诚院士的雕像前,心里对老人家说,“老师耗费了毕生的心血做脑干肿瘤研究,我一直想把这个研究成果作为礼物送给您。您要是还健在,能亲眼见证这个时刻该多好!”


勇气与自信
从地狱到天堂的一家人

张力伟作为恩师王忠诚院士最钟爱的弟子、脑干肿瘤技术的衣钵传人之一,不但学习了老师的绝学,更深受老师影响,在每一个生命个体面前,都不会因为害怕连累自己的名声而退缩。

13岁的男孩楠楠(化名)来自江苏,2013年底因为右侧肢体活动不利、言语不清持续20多天,到张力伟的门诊看病。来天坛医院前,楠楠已经到国内著名的医院就诊过,当时的诊断是左侧丘脑、中脑的胶质瘤。专家给出的意见是手术风险太大,没有意义,建议保守治疗。保守治疗实际上就是放弃治疗,父母不甘心,抱着最后一点希望来到北京天坛医院,找到张力伟。

从病情发展速度和磁共振影像来看,楠楠应该患的是高级别胶质瘤。如果真是这样,孩子的生存期不会超过一年。单从片子来看,瘤子的确非常大,从左侧丘脑一直生长到桥脑。手术中稍不注意,或者损伤中脑患者变成植物人,损伤桥脑引起半身瘫痪,严重损伤延髓影响呼吸功能。

张力伟看过楠楠的检查结果后,思索了好久,最后对楠楠的家人表示,手术可以做,当然风险同样很大,但是他觉得应该给孩子一个希望。家属决定为孩子争取最后的机会后,张力伟就给孩子安排了详细的术前检查,并反复阅片斟酌,制定周密的手术方案。

在等待手术的过程中,孩子的病情发展很快,首次到医院门诊看病时,楠楠是被父亲扶着走进来的,等到住院时已经需要轮椅代步了。

元旦后的第二天,楠楠接受了手术,过程很顺利,最终全切除肿瘤。术后5天病理结果出来了,是毛细胞星形细胞瘤,该肿瘤是世界卫生组织中枢神经系统肿瘤分类(WHO) I级,全切后无须放化疗,手术即可治愈。这意味着,楠楠通过张力伟的手术,已经完全恢复为一个正常人!近两年来,孩子定期回来复查,都没有任何复发的迹象,从一个奄奄一息的羸弱少年长成了1米8高的小伙子!

楠楠的妈妈当时激动地说:“您把我们这个家从地狱拉回来了!您不单单救了一个孩子的生命,更挽救了我们整个家!”

张力伟的学生泮大夫也从他的角度解读了这个病例。他回忆说,当时病理结果出来之后,显示是低级别胶质瘤肿瘤,年轻大夫们都不敢相信。

因为,从术前的检查结果和病情变化来看,按教科书的定义,楠楠患的是高级别胶质瘤无疑。张力伟本身有非常繁重的临床业务和行政工作,如果凭片子,考虑到肿瘤级别和手术风险,不做这个手术是合理的选择。

但张力伟显然愿意为这个病例尽力去寻找“可能”,除了自信不会给病人造成严重的术后神经功能障碍,还在于他丰富的经验预测到楠楠长的可能不是恶性肿瘤,只不过在病理证实之前没有说出来。


感恩病人
患者心情感同身受

医者仁心

—— 用在张力伟院长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胶质瘤是所有脑干肿瘤里最“恶”的一种肿瘤,偏偏相当多在孩子身上发病。而且绝大多数肿瘤的恶性程度很高,病情非常复杂,术后效果并不好,还有非常大的手术风险。家长们往往都是抱着最后的希望找到张力伟,满眼的渴望让他难以开口拒绝。

他曾对年轻大夫说 ——

“ 今天科学技术发展带给神经外科手术技术上的巨大变化,更多的新技术为我们手术保驾护航,神经功能和脑功能的保护理念已经从理论上变为现实,我们现在有这个技术,也有这个能力,只是承担的风险更高些,为什么不去尝试探索生命的禁区,毕竟还有预后很好的孩子啊!”

然而,有时候他还是强迫自己硬下心肠,从医学的客观的角度,给家长一个否定的答案:目前的医学水平还不能治疗。“家长眼泪瞬间就下来了,那种场景太揪心了,都是为人父母啊~……”后面的话张力伟省略了,但记者看到对面一双已微泛红的眼睛。

张力伟至今还记得这样一个孩子,得了脑干胶质瘤,来就诊时已经走不了路,是推着来的。孩子的母亲态度非常坚决:“院长,我们相信您!愿意请您给我们做手术试试,不管结果如何,我们绝不后悔!就当我们为医学事业做点贡献。”

手术非常成功,孩子也康复得非常好,有半年都和正常孩子一样。但由于肿瘤的恶性程度太高,后续的化疗和放疗也效果不佳,半年后,肿瘤复发了。

经过反复权衡,孩子妈妈放弃了再次手术的打算。临走前,她特意来到张力伟的办公室,诚恳地说:“院长,非常感谢您,是您,给了我和我儿子最后那一段最快乐的时光!”

张力伟说,就是为了这些可敬的家长,我们也不能放弃,尽我们所能,还要给病人更多的希望!

“胶质瘤手术有的效果好,有的不好,甚至有些孩子手术后不久就去世了。但就是这些孩子,为从医者,为医学领域对于这种疾病的认识,积累了越来越丰富的资源库和样本库,为中国,乃至世界脑干肿瘤的科学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张力伟和他的团队非常非常感谢这些孩子。他要求助手们,把每一个天坛医院脑干病房的儿童患者的生活照保存下来。将来有一天,他们要以自己的方式,为这些孩子留一个纪念 —— 中国脑干胶质瘤临床与科研的每一次突破,都有他们的功劳。

他的老师王忠诚院士在获得国家科技进步最高奖时,曾说:“我要感谢病人!”

“我也要感谢他们!”张力伟说。

采访的最后,记者问及,当年王院士为何会从门下的50多名学生中选中张力伟作为他的衣钵传人,执掌他最看重的颅底脑干肿瘤病房,张力伟笑了:“我不知道。也许是我执着、认真、喜欢思考吧!”

他曾告诉年轻医生:“不管你做多少例手术,1例有1例的思考,100例有100例的思考。从临床中发现问题,思考问题,提炼出真正的科学问题,再走向研究,这样对病人一定是好处的。”

建立这样的思考习惯,显然已成为张力伟领导本团队乃至全院科研的最重要基石。

作为天坛医院的副院长,张力伟重点负责科研相关的管理工作。这些年,在他的带领下,神经外科乃至全院的科研都结出了硕果,在国内各级专科排名中,天坛医院神经外科一直排列第一位。在脑肿瘤领域里,做到了:

1、作为项目负责人承担国家“十二五”科技支撑计划“头部疾患的防治研究”,也是国家首次将脑肿瘤列为国家科技支撑计划。

2、全国脑肿瘤登记平台建设项目全面铺开,有望在2016年1月份上线,形成世界最大的脑肿瘤流行病学和临床研究协同网络。

3、进一步壮大天坛医院神经肿瘤冰冻标本库,目前纳入临床信息完整的肿瘤组织超过3500例,规模居全国首位,并于近期完成标本质量检测。

4、注重精准医疗和临床转化,顶层设计数个国际注册的多中心临床研究。

5、以临床问题为导向,加强转化研究,在学科建设发展上,投入大量的精力和物力,使得神经外科科研产出成果喜人。建立了国内首家肿瘤分子影像国际合作基地。

6、天坛医院神经外科首先建立了脑干肿瘤亚专科,并获市医管局“扬帆计划”重点支持。

这一长串的科研成果之外,在副院长的身份之外,已经找到脑干肿瘤特异基因的张力伟教授,正和团队投入到下一个阶段的实验中,他希望尽早进入到药物研发阶段,为脑干胶质瘤患者的治疗带来革命性的改变。此外,他还和清华大学合作,希望从医学影像学、形态学角度,从手术设备和器械创新上,为脑肿瘤病人术中提供一些有价值的帮助。

传承老一代神经外科专家的精髓,

化解脑干肿瘤,

已经成为张力伟教授的终身奋斗的目标。


医生档案

张力伟

医学博士

主任医师

首都医科大学及清华大学教授

博士生导师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副院长

首都医科大学第五临床学院副院长

国家神经系统疾病临床研究中心副主任

脑肿瘤研究北京市重点实验室主任

兵器谱认证

颅底及脑干疾病的临床与基础研究 

出诊时间

每周一、四上午(特需门诊)

简介

1985年,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医疗系临床医学专业。

1999年,获中国医科大学医学博士学位。

2001年7月,在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工作至今。

主要成就:

张力伟教授的主要研究领域是颅底及脑干疾病的临床与基础研究,个人年手术量达200余台,主要是疑难病和巨大肿瘤,治疗效果得到同行及广大患者的好评。

主持创建了国内首家颅底外科多学科协作平台,提高了对颅底外科疾病认识和诊疗水平,给病人提供更优质的治疗方案。

科研方面,张力伟教授多年来致力于脑干胶质瘤的临床和生物学特性的深入研究,在国际上首次发现脑干胶质瘤中PPM1D基因的特异性突变,研究成果发表于《Nature Genetics》杂志(影响因子35.6分)。先后发表论文120余篇,SCI论文50余篇,出版编译专著7部。

作为国家神经系统疾病临床研究中心副主任,积极参加国家脑研究计划,建立了中国脑肿瘤最大的临床资源样本库。先后培养硕士生和博士生近30名,组织创建了国内目前规模最大条件最完善的神经外科显微培训中心“王忠诚显微外科培训中心”。

作为课题负责人,主持“十二五”科技支撑计划、国家863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首都医学发展科研基金、卫生部行业基金、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国际科技合作基金等多项课题。

入选北京市十百千计划,十层面人才,曾获得中国医师奖和王忠诚神经外科学术成就奖。

社会兼职:

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分会第四届委员会常委、副会长、候任会长,中国医师协会神经肿瘤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神经学分会第七届委员、神经肿瘤组组长,中国医师协会北京神经外科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北京医学会神经外科分会常委、副主委、肿瘤组组长,中国颅底外科多学科协作组组长。国家863课题专家评审委员会会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评选委员,教育部、卫生部科研项目评审专家,卫生部高级职称评审专家,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审稿专家,中华神经外科杂志副主编,《NEUROSURGERY》杂志中文版肿瘤分册主编。

Responsive image

北京赛车pk10公司 京ICP备13038145号-1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定路39号长新大厦603室